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楚浪子的博客

xcnz20081001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(上)  

2017-07-26 14:18:21|  分类: 经典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(上)  


纵横古今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
       一九八四年是怀素逝世一千二百年。那时本应写点东西纪念这位书法大家,然而我却忘了这个难逢的日子。今年年初,从头翻阅一九九一年《书法报》,偶然发现四月三日的头版上有刘正成、晴川先生一段不寻常的谈话。
说:“狂草创作在当今比较冷落,不仅成功作品少,涉足的书家也寡。”“自汉——唐——明以来的狂草书风,被乾嘉时期奠定的碑系书风截断,因而狂草书自近代以来没有得到合乎逻辑的发展。”此论大胆而尖锐。于是我不由得想起了怀素上人,想起了他的代表作《自叙帖》,想起了研究狂草、复兴狂草之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怀素生于七二五年,卒于七八五年,活了六十一岁。《自叙帖》写于唐朝大历十二年即七七七年,当时他为五十三岁。有唐历经一五九年之发展,此时经济、文化、艺术呈现一片繁荣。时代需要狂草书法,时代呼唤狂草作品。于是,往来代谢,“以狂继颠”,《自叙帖》应运而生。
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标志!
       它标志着怀素在书法上大彻大悟,标志着狂草发展到一个顶峰。这既是怀素的自我超越,又是对历史的超越。尽管有人对它是否真迹提出异议,但它的艺术价值却难以磨灭。古往今来,无人与之并肩。


      《自叙帖》三十五页,一二六行,七○二字。展卷观后,给人总的印象、总的感觉是:它具有强大的力感!清初宋曹称它为“瘦劲”,后来包世臣称它为“瘦硬通神”。“劲”就是力感!“硬”也是力感。“奔蛇走虺势入座,骤雨旋风声满堂”;“初疑轻烟澹古松,又似山开万仞峰”;“寒猿饮水撼枯藤,壮士拔山伸劲铁”;“笔下唯看激电流,字成只畏盘龙走”。这些都是力感的具体艺术形象。它们形质不同,但却共同蕴藏着、表现着一种迅猛的、刚劲的力。这个力“势来不可止,势去不可遏”,可以抵挡一切,摧毁一切。在它面前,谁也不会联想到秀丽之气,柔媚之美,感应到的只能是力!力!
力!生命之力,自强之力!
     “力哟!力哟!力的绘画,力的舞蹈,力的音乐,力的诗歌,力的律吕!”“提起它全身的力量来要把地球推倒。”郭沫若先生二十年代写的《女神》中这一段绝唱,恰是对《自叙帖》的最好概括。
       古人历来推崇富有力感的草书艺术,唐人尤其如此。开元年间的书法理论家张怀瓘在《书议》中说:草书“以风骨为体,以变化为用”。“以风神骨气者居上,妍美功用者居下。”这“骨”和前面提到的“劲”、“硬”一样,都是力的代表,阳刚之美的代表。他批评王羲之草书“有女郎之才,无丈夫之气,不足贵也。”将其草书列为汉唐以来八名书法家中的最后一名。
       当然也有持不同标准者。包世臣在《艺舟双楫》中一面肯定怀素狂草之力感,一面又提出“草书以简净为上,而雄肆次之。”将傅山草书列为能品上,王铎草书列为能品下,而列为神品、妙品的是邓石如的篆隶,刘墉的小楷,姚鼐的行草。他生活在乾隆至咸丰年间,此时碑系书风已蔚然大观。显而易见,他是以碑学的观点以及篆隶的观点、楷行的观点看待草书,看待狂草。当然这就永远理解不了草书,更理解不了狂草。遗憾的是,此风至今仍流行不殆。
  三
      “达其性情,形其哀乐”,是书法艺术的内涵和本质。而狂草最能渲泄人的情感,张扬人的主体精神。《自叙帖》力的表现过程,就是情感的抒发过程,力的发展过程,就是情感的推进过程。情感决定力感!
      《自叙帖》的内容可分叙述身世、抵达长安和文人名士对他的评价三部分。从开头“怀素家长沙,幼而事佛,经禅之暇,颇好笔翰”这一段中,我们可以看到字写得比较严谨、端庄,反映作者的心情还趋于平稳、安静,处于以蓄待发状态。可以说,这是一般规律。从“然恨未能远睹前人之奇迹,所见甚浅。遂担笈杖钖,西游上国,谒见当代名公”开始,一直到“聊书此以冠诸篇首”止,字的跳动性逐渐增大,力感逐渐增强,反映作者由于大开眼界,“豁然心胸”,和颜真卿对他的帮助、鼓励,使其喜悦之情也随之进入高潮。从“其后继作不绝,溢乎箱箧”,到张谓、卢象、王邕、朱遥、李舟、许瑶、戴叔伦、窦冀、钱起等九个达官名流对他的书法艺术赞叹不绝,他的字已法无定法,力如山呼海啸,反映作者的心情激荡不已,思潮迭起。最后“皆辞旨激切,理识玄奥,固非虚荡之所敢当,徒增愧畏耳”这短短的二十二个字,又突然掀起一个大的波澜,将情感推向最高峰。可谓狂到至极!颠到至极!
      “写字者,写志也”。(清刘熙载《艺概》)“有动于心,必于草书焉发之”。(韩愈《送高闲上人序》)“僧中之英”怀素,在《自叙帖》中将自己喜悦、自豪、奔放之情作了淋漓尽致的写之、发之。这种“无声之音,无形之象”(张怀瓘《书议》),全靠人们去体认、去感知、去神会。这是一种真正的享受,最高层次的享受。一位老友,中学教员,不善临池,然而他却把《自叙帖》当作珍宝,在桌上摆了二十多年,每有余闲,必仔细玩味。说“看一次受一次感染,看一次精神上有一次升华”。
       但是,情感不是随意可发的。只有在一定条件、一定环境下才能得以倾注。在这方面,怀素给我们留下了两条极其宝贵的经验:  

       一是要有创作的冲动和激情。“粉壁长廊数十间,兴来小豁胸中气”。“兴来”就是有了强烈的创作意识、创作灵感。“胸中气”就是满腔豪情、满腔感慨。无“兴”之书,无“气”之作,不管怎样如雕如琢,施展技巧,都不能打动人心,引起共鸣。一位音乐家说过,音乐从来不属于技术范围,而是自我意识的体现。书法也不例外。
      二是要进入醉酒状态。“醉来信手两三行,醒后却书书不得”。“狂来轻世界,醉里得真如”。醉了才能超然物外,狂放不羁,目空一切,傲视古今,从而获得真正的书法艺术的语言,艺术的符号,艺术的结构,艺术的真谛。用尼采的话来说,就是“酒神”的作用,就是“天才= 神经病”!对醉的认识不应停留在浅意识,应作深层次的理解。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。实际上醉是进入创作时的无任何拘束、无任何执著的一种狂的心态,狂的情绪,狂的感觉。狂草不狂,在于情感不醉。情感不醉,狂草安在!好像刘正成先生在《中国书法》杂志里讲过:韩玉涛要他写一幅狂草,希望写得越狂越好。听起来简单,实际上这是对狂草的最高要求。欲要狂草越狂,必须情感越醉。如此,狂草才能越好。从这个意义上,如同醉拳、醉剑一样,也可以说狂草就是醉草、醉书。
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 - 三无堂主 - 狂草一真
 
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 - 三无堂主 - 狂草一真
 
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 - 三无堂主 - 狂草一真
 
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 - 三无堂主 - 狂草一真






'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